中文简体|繁體

新闻中心

2022年行业展望:风光不问赶路人,致敬新能源时代
来源: 时间:[ 2022-01-10 12:00:00]

 

        2021年仍在全球各国与新冠疫情的持久拉锯战中度过,恢复经济成为各国首屈一指的目标重任。作为疫情中为数不多的逆势而上的行业,新能源行业在国内外气候目标的加持下仍然维持了快速增长的局面与趋势,但身处其中,大部分从业者过得匆忙而又辛苦,挑战与动荡仍在考验着行业。

  

        按照惯例,作为光伏們一年一度的跨年篇,本文试图从行业的角度为2022年的发展趋势抛砖引玉,致敬这个新能源大时代以及所有身处其中遍尝酸甜苦辣的新能源人。

  

        2022年将有近300GW的风、光伏项目进入实施阶段,但抢装动力已然发生转移。据光伏們统计,仅2021年全国各省新下发的风、光建设规模已经超过170GW,加上已经公布的第一批97GW大基地项目,合计总规模将近300GW。其中仅河北一省2021年公布的项目指标规模超过40GW,此外至今部分尚未下发2021年建设指标的省份,例如浙江、江苏、黑龙江、云南、青海等地的建设指标也将于2022年持续释放。

  

        2022年新能源装机将会再创新高。2021年的光伏装机数据尚未公开,但从目前的并网情况来看,12月的装机规模有望超过20GW,这意味着全年的光伏装机完全可以冲击60GW。而在此之前,光伏年度新增装机记录是2017年的53GW。

  

        随着2021年碳达峰与碳中和一系列组合拳政策的相继出台,虽然可再生能源的“十四五”规划尚未公开,但可以明确的是,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双碳潮下,风、光已经被寄予厚望。2021年巨量建设指标已然下发,在供应链能够承受的范围内,2022年的风、光伏装机或将再上一个台阶,进一步跨入年度装机百GW行列,引领国内的新能源产能再飞跃。

  

        另外,从目前的各大央企计划集采规模以及年度目标来看,2022年也将成为史无前例的一年,仅五大六小得2022年规划装机目标已经超过70GW。需要强调的是,2022年的装机亮点并不能仅仅在于并网量这一数据,更重要的参考依据是出货量,按照2021年12月部分并网的比例以及超配的普及,2022年光伏行业组件出货量有希望超越90甚至100GW。

  

        新能源与电网消纳发展节奏的匹配问题。“十四五”前半段消纳仍然是各省发展新能源的关键瓶颈,但双碳目标一定会驱动我国的电网系统进行改革与匹配。从2021年各省发放建设指标的过程中可以看到的是,电网消纳仍然是关键,尤其是在三北地区的大基地项目申报中表现尤为明显。光照资源丰富且拥有广阔土地的三北地区是实施大基地项目的最佳选择,但同样的,即使我国当前的风、光弃电率已经降至平均96-98%的水平,但现实情况是,无论是就地消纳亦或者是特高压外送,大基地项目都面临着不小的解决压力。

  

         但随着“双碳”目标的提出,我国风电、光伏发电发展的政策环境发生深刻变化,新能源发展逻辑改变,新能源发展思路、发展机制和发展模式发生重大调整。国家主管部门数次在公开场合明确,“十四五”期间将锚定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以高质量的跃升发展为主题,以提质增效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动力,坚持五个并举的发展思路,推动新能源发展由消纳决定发展规模向由消纳支撑发展需求转变,实现新能源大规模、高比例、市场化、高质量跃升发展。

  

        新能源商业模式的附加影响因素。电力市场化交易、绿电交易、绿色电力证书、CCER将成为影响新能源电站额外收益的主要来源。2021年主管部门的若干政策中都明确提出了有序推动新能源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电力交易包括常规的电力市场化交易,即现货交易与中长期交易,以及目前正处于试点状态的绿电交易。

  

        分布式光伏市场占比重回风口,2022年装机再创新纪录,重现补贴时代的繁荣盛景。从补贴驱动到市场化发展,分布式光伏实际上是我国光伏产业从补贴到平价的最佳见证。经历过前期的市场培育,在今年整县推进、双控、限电、能耗考核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分布式光伏将迎来最好的发展时代。

  

        央国企以及跨界企业的进入,一方面带来了低廉的资本,可以进一步降低分布式光伏的投资成本;另一方面,新鲜血液的注入也给行业带来了更多的创新模式与应用场景,这对于分布式光伏本身来说,无疑是强劲的推动力。与此同时,光伏行业各大企业也将分布式光伏进一步提升至集团层面的战略高度,与2017年前后企业纷纷涌入的场景颇为类似,但对于行业本身来说,这个市场已经从行政命令式的发展转向为市场驱动。(注:分布式光伏市场的相关分析,光伏們已在此前《2022年,分布式光伏大爆发》一文中进行了详细说明,在此不多赘述)

  

        储能成本压力和商业模式探索将成为2022年新能源的重要任务。2022年将是新能源配置储能大规模落地的第一年,同时也是发电企业逐步承担调峰成本的开端。新能源配置储能的光储融合项目将再2022年大规模落地,从2021年下发的建设指标可以看到,各省几乎均针对新能源配置储能提出了或多或少的比例与时长要求,各投资企业也陆续针对储能启动了招标,据此前光伏們不完全统计,这部分招标规模已经超过5GW,这些项目将从2022年开始正式实施落地。“十四五”前期,电化学储能仍然是各省主管部门以及电网缓解调峰的主要抓手。

  

      但从发电企业来说,新能源配置储能迟迟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出台,各投资企业苦不堪言,尤其是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蔓延的供应链全线涨价的情况下,配置储能几乎成了压垮投资收益率达标的最后一根稻草。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能源发电侧配置储能对于缓解电网调峰压力的价值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并且目前已经建成的储能电站大量闲置,有投资商反馈称,“配置的储能电站一年电网也调度不了几次”,造成大量的投资与资源浪费。

  

        光伏产业链一体化横向、纵向探索。2022年光伏制造企业的一体化趋势更进一步凸显。从2020年供应链混乱以来,组件产业链条上的制造企业纷纷宣布了各种补足短板的扩产计划,大部分企业以电池、硅片为导向进行扩产。从2021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参股等方式介入硅料制造端,进一步保障硅料供应。而从2022年开始,制造企业的横向一体化将愈发明显,其中包括组件企业参与支架,以及头部企业更多的介入电站开发领域。

  

        光伏行业“内卷”之激烈一直广为人知,近五年组件企业的毛利率也再难以追回20%以上的辉煌过往,逆变器更甚。而在接下来2-3年的产能大扩张时代,制造企业的利润增幅将越来越难以维系,横向的一体化以及介入光伏电站开发领域正成为企业的战略切入点之一。尤其是在目前各地纷纷要求产业落地配套的情况下,与央企合作开发或者以产业置换资源进而出售给央企也成为各制造企业跃跃欲试的风口,可以预见的是,在不具备产品差异化竞争的前提下,单一的制造企业将越来越难以维持单瓦利润的持续增长。

  

        新能源正迎来最好的时代,但正如新冠疫情到来的猝不及防一样,面对这样的时代,改变可能是向上的,也可能会带来更进一步的竞争压力。无论如何,在全球奔向低碳的周期里,新能源正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路口。